800小说网 > 三国幼麟传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谷昌大营

第三百七十八章 谷昌大营

800小说网 www.800xs.info,最快更新三国幼麟传 !

    拖磨山一战,汉军弩车先声夺人,伏兵尽出,终在骑队的反复冲杀下,夷人被打得抱头鼠窜,跪地求饶。

    是役大获全胜,杀敌数千,俘虏近万,还有万余夷人失踪走散,祝融、突兀骨、朵思被虏,董荼那、阿会喃等人重伤。汉军全军上下一片喜气洋洋。

    姜维回营先见了马谡,笑道:“幼常兄指挥若定,着实令人惊艳呐。”

    马谡却满头大汗道:“此时方知,战阵指挥一道,有诸般变化,说说简单,落到细处,却是极难。伯约尝言‘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某若要达到这般境界,当真是路漫漫兮其修远。此前好论军计,此番想来,着实孟浪。却是让你见笑了。”

    姜维笑了笑,心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位荆襄名士历经实战,终于开窍了。”

    他指着狼藉一片的战场,道:“某已得李遗传信,奇兵已经攻占谷昌,孟获向西遁去。某正欲携李都督赶赴谷昌,商讨收复永昌之计。拖磨山扫尾并看管俘虏之事,便拜托幼常兄了。”

    马谡知道责任重大,自忖是个难得的锻炼机会,当下正色道:“伯约只管宽心去便是,此间有某,必郑重对待,万无一失。”

    姜维点了点头,抱了一拳,就此告别。

    他待大军饱餐一顿,休憩两个时辰后,请了李恢,并霍弋、关银屏、马钧诸人同行,在无当军和牂牁军的拱卫下,赶赴谷昌大营。

    大军不急不躁,徐徐前行。

    时值秋高气爽,沿途景色秀丽,诸人边行便聊,满是惬意。

    行出二十余里,滇池渐渐映入眼帘,但见烟波浩淼,苍花云树,鸢飞鱼跃,大雁横秋,站在岸边极目瞭望,水天一色,波光闪耀,行人不觉心旷神怡。

    复行三五里,水陆相连处现出一片草海。此处草海广阔无垠,水草丰茂,其间长满不知名的花草,或红或紫,争奇斗艳,花间群鸟腾飞,此起彼伏。

    许是大军行进间动静颇大,群鸟受惊,纷纷扑腾着翅膀远走高飞。

    大战方歇,关银屏满面春风,早已心驰神移。她本想和姜维说说话,李恢却拉着姜维讨论了一路,竟是片刻也没歇息过,不由暗怒道:“真是个讨人嫌的大叔。”

    直到此时,众人皆被眼前景色吸引,慢慢顿足观赏,她才觑到空挡,快步窜到姜维身边,红着脸,柔声道:“三哥,草海景色之美,令人沉醉,过几日我们来草海边走走可好?”

    姜维闻言一愣。牂牁之战后,李遗与关银屏一番对话,他也囫囵听了几句,知道草海与情人树的事情,眼见伊人邀请,隐约能猜到会发生些什么。

    但他自忖眼下大战方兴未艾,还有雍闿等待收拾,实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当下打了个马虎道:“小孩子家,尽是贪玩,此事等南中平定,再说不迟。”

    关银屏面上染上一层绯红,吐了吐舌头,娇嗔道:“哼,知道你忙!”就此纵马离去。

    半个时辰后,姜维大军入主谷昌大营。

    大营原是雍闿为孟获修建,可供三万大军扎住,为确保长期固守,规制十分健全。时汉军分散在四处,眼下的人数不到一万,扎住其间自然绰绰有余。

    李遗携了沙摩柯、鄂焕出营迎接。

    李遗此行数百里折返奔袭,立下大功,姜维少不了一番赞许鼓励。李恢见爱子如此老成,自也老怀宽慰。

    唯有沙摩柯听霍弋讲起拖磨山大战后,一脸的羡慕,大叫道:“你们自顾自杀得痛快,却让老沙跑断了腿!不成不成,下番大战,我老沙定要打头阵!”

    见他如此奋勇请战,姜维只得笑着应下。

    当下,李遗派部下取来孟获留下的粮草,大起锅灶,请众将士饱餐一顿。

    大战得胜,营中喜气洋洋,自不必再提。

    ******

    次日,赵广得信,率疑兵赶赴谷昌大营汇合。

    三日后,张嶷派人自即水处传来消息,说孟获已经领军折道向南。

    这几日间,汉军侦骑四处,到处抓捕逃、走散的夷人,所获颇丰。

    直到张嶷军消息传来,姜维终于擂鼓聚将,开始商讨下一步计划。

    他将孟获南下的消息向诸人通报后,沉吟道:“如不出所料,孟获进退失据,当领着残兵投奔雍闿去也。”

    李恢随即问道:“孟获大军消亡大半,眼下附于雍闿,刚好聚于一处,兵力也不甚雄壮,伯约,你准备何时攻打滇池城?”

    姜维摇头道:“不急攻打。”

    李恢皱眉问道:“若趁势破敌,杀了雍闿与孟获,正好一劳永逸,伯约何故推脱?”

    姜维朗声道:“丞相要的不仅是一劳永逸,更要南中长治久安,永绝后患。雍闿这贼厮固然该死,但若杀了孟获,他在云南声明卓著,实力尚存,倘若蛮人知道孟获身死官军之手,必是不死不休之局。我意招降之,借用孟获威名,收服云南夷人。”

    李恢抚了抚胡须,不解道:“他既与雍闿合兵一处,有兵有粮,有坚城庇护,如何能听命于我等?”

    姜维笑道:“未必!都督可知郭奉孝遗计定辽东事否?”

    “哦?愿闻其详。”

    “昔日袁氏兵败乌桓,投奔辽东公孙氏。曹操得郭嘉遗计,阻止手下将领攻打公孙氏。二袁与公孙氏原本碍于曹操威胁,尚能维持交好,而曹操顿兵不前,二袁与公孙氏乃心生嫌隙,进而火并。曹操不费吹灰之力,得二袁首级,辽东来投。”

    “伯约的意思是,撩拨雍闿与孟获为敌?”

    “不错!”姜维正色道:“雍闿与孟获终究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我军若趁势相攻,彼必齐心对外。我军若引而不发,时日一久,两人必生芥蒂。届时,孟获穷途末路,思乡心切,我军又有人质在手,可遣一说客前往,孟获未必不会请降。”

    李恢思虑片刻,觉得有些道理,颔首之余,又问道:“那么这些日子,我军有当作何布置?”

    “重要的事情还多着呢。”姜维长身而起,走到李恢面前,笑道:“永昌郡有半数之地陷于雍闿之手,眼下他收缩兵力,固守滇池,正是我军逐一收复失地的好时机。其次,当将滇池战事告知义士吕凯、王伉等人,以宽永昌军心民心。汉家土地,不可久陷敌手,此事以某之见,唯都督可行。”

    李恢闻言,一时陷入沉思。

    按着姜维所说,趁着雍闿收缩兵力,汉军收复失地,其实不难,甚至可以说是一桩大大的功劳,但他为什么要将如此美差,转手让给自己?

    李恢心中不解,抬眼去望姜维,但见眼前的年轻人目光坦诚,面带笑意,就这一瞬间,他便大概猜出姜维的用意所在。

    他身为庲降都督,收复失地是应尽的责任,其次,等大军彻底平定南中,终究是要班师回朝的。偌大一个南中,必须要靠他李恢来治理。

    姜维将收复失地的功劳让给他,这是让他能够在南中树立威信,为日后方便统御诸方势力做准备啊。

    李恢也非扭捏之人,念及此处,抱拳动容道:“就按伯约之言,本督责无旁贷!明日我便领麾下将士,奔赴永昌。”

    姜维也还礼道:“如此,还请都督再辛劳一番,接替张嶷所部,固守即水河畔。此人是维之臂膀,日后滇池城之战,当有大用。”

    这是一件小事,李恢旋即应下。

    姜维又向霍弋、赵广两人吩咐训练、探哨之事,又请了李遗联络左近豪族,告诫他们恭顺官府,万不可助纣为虐。

    等到诸事议定,诸人鱼贯出帐,他方对马钧道:“拖磨山一战,全靠德衡巧手复制弩车,我军先声夺人,方能一举克敌。接下来一战将会攻打滇池城。滇池城乃南中少有的坚城,某当倚重德衡的发石车也。”

    马钧笑道:“还用伯约你来催么?钧已着手开始准备。不过此物工艺复杂,所需材料繁复,须预留半个月功夫。”

    姜维抚掌大笑道:“如此,某便等上半个月,半个月后,当一睹发石机之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