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虎警 > 第三百二五节 佩服

第三百二五节 佩服

800小说网 www.800xs.info,最快更新虎警 !

    “郭氏集团就更不用说了,国际知名企业,百强上榜。上一任省领导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引进来,郭氏集团也在省内有多个投资项目。这次北通集团与郭氏合作,对关口村烂尾的房地产项目来说可谓是起死回生。你倒好,暗地里戳人家的场子,耍阴谋诡计……你给我说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市里资金紧张,关口村的拆迁改造上次就出了问题。你以为烂尾项目是那么好解决的吗?你以为找人接盘是强行下达任务?你以为人家看得上那区区几百万保证金?”

    刘经纬又急又慌:“领导,您听我解释……”

    对方毫不客气打断他的话:“真不明白你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你以为这种愿意接盘的企业一抓一大把?那行啊!你给我找几家,就像北通集团和郭氏这种全包全揽的。”

    刘经纬只能硬着头皮编谎话,他好不容易想了个理由:“我……我也是为了帮助关口村解决实际问题。以前的房地产项目烂尾,那块地就空着变成临时市场。村委会那边已经收了全年的租金,如果现在退赔,就属于违约,到时候村民闹起来,真的不好收场。”

    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已经不是冰冷,而是森冷:“你这话骗别人还行,你以为我会相信?我也是干过基层工作,我也调解过地方上的经济纠纷。村委会,尤其是城中村村委会的市场租赁,大部分是单方合同。关口村属于改造项目,只能按年度或者月份为单位签约。临时市场只能确保维持秩序和保洁……违约,哼!我现在就派人去关口村,看看双方原始签约文件和单据。”

    “刘经纬我告诉你,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信口雌黄。看来你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刘经纬整个人彻底僵住,恐惧彻底占据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连声哀求:“领导……我……”

    “够了!”手机那端传来一声怒喝:“放下你手上的所有工作,等待处理。”

    ……

    孩子过满月了。

    虎平涛顿时觉得生活状态跟以前完全不同。

    夫妻生活只有两个人,管好各自便好。很轻松,也很浪漫。

    多个两个娃,很麻烦,很热闹,很揪心,也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

    满月宴规模不大,先后搞了两次。

    一次是两家人聚会,一次以朋友为主。

    曾经答应过帮丁健介绍女朋友,苏小琳叫来了以前的闺蜜尹丽。

    其实尹丽人长的挺漂亮,家庭环境和收入都很不错。如果不是因为在殡仪馆上班,又是化妆师,肯定追求者无数,早就嫁出去了。

    见面那天,尹丽有些自卑,在众人面前也不敢说话。幸好丁健属于那种无论在任何场合都自带逗笑光环的特殊类型……总之两个人很快凑在一起,吃着饭的时候就开始嘻嘻哈哈。

    第二天,尹丽专门给苏小琳打了个电话。主要是道谢,顺带着说了些石破天惊的话。

    “丁健是我的菜。等了这么多年,总算等到我喜欢他,他也喜欢的人了。”

    “他这人挺有意思的,又是警察,性格工作都没得挑。”

    “原来恋爱是这种感觉啊!”

    “我想结婚了……”

    这些话一句比一句吓人,苏小琳在电话这边听着瞪大了眼睛:“喂,你们昨天才刚认识。你是不是该好好考虑一下?至少先处处看再说。”

    “用不着考虑。”尹丽非常豪气的回答:“我这人你是知道的,认定了就不回头。”

    苏小琳还是有些担忧:“你还是仔细想想吧!我介绍归介绍,但拿主意的人是你……对了,我记得上学的时候你说过“不喜欢胖子”,就丁健那体型,我怕你一时脑子发热,以后说不定会后悔。”

    这不是劝阻,而是先把坏处摆在眼前。

    “他是个很特别的胖子。”尹丽完全陷了进去,可她也有自己的理由:“丁健是搞法医的,我给死人化妆,咱俩都是一个战友里的战壕……哦不,说错了,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谁也别嫌弃谁。”

    “长得帅的男人我见多了。这些年我至少相了三十次亲,各种男人都见过。一个个都不怀好意,不是馋我的身子,就是图我家里的钱。丁健就不一样了,他家里有钱,他自己也说跟我在一块儿没压力,玩得起来。再说……再说我基本上已经算是他的人了,不嫁给他,能嫁给谁?”

    苏小琳大惊失色,下意识抬手捂住嘴:“不是吧!你们昨天刚认识啊!难道昨晚吃完饭,你们去九点了?”

    “你想哪儿去了?”尹丽有些不好意思:“我们吃完饭去看了场电影。他抱着我亲了几下……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苏小琳双眼瞪得斗大:“乖乖,你这速度……比神州火箭还快啊!”

    尹丽认真地说:“我想好了,结婚请你当伴娘。还有你老公,俩人一起。”

    苏小琳提醒道:“我们都结婚了,我可是有孩子的。这不合规矩。”

    “规矩就是个屁!”尹丽在电话里笑得花枝乱颤:“别跟我扯这些,说定了,就你们两口子!”

    ……

    耳原路派出所,所长办公室。

    虎平涛一大早就带队外出巡逻,中午快一点钟了才回到所里。在盥洗室里把手洗干净,刚走出来,就看见指导员谭涛站在外面的走廊上,冲着自己笑。

    他笑得很怪异,就像绿脸的变相怪杰。

    “你怎么了?面部神经抽搐?还是捡到钱了?”虎平涛心里觉得奇怪,开玩笑地说:“如果是捡到钱,一定要主动上交啊!”

    谭涛笑眯眯地说:“头儿,您饿了吧?走咱们吃饭去。我让食堂专门给您留了菜,还热乎着呢!”

    虎平涛半信半疑跟着谭涛走进食堂,看着他从厨房的锅里端出饭菜。

    两荤两素的标准:黑三剁、炒猪肝、素炒莲花白、炸豆腐。

    虎平涛从大锅里盛了一碗萝卜汤,慢慢地喝着。谭涛跑得很勤,帮他盛了一大碗饭,带着几乎是谄媚的笑,恭恭敬敬送到面前。

    “你小子今天怎么了?”虎平涛越看越觉得奇怪,喝完汤没急于吃饭,手里拿着筷子,问:“你平时不这样啊!”

    谭涛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凑到近处,眼睛都笑得几乎看不见了:“头儿,我是真佩服您!”

    说着,他冲着虎平涛翘起大拇指。

    “佩服我什么?”虎平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谭涛神神秘秘地问:“您在上边儿是不是有关系?”

    虎平涛皱起眉头:“老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谭涛笑了:“如果上面没人,关口村这事儿根本办不下来。我这段时间被弄得焦头烂额,那地方就是个烂摊子,同正常方法根本不可能整治。可头儿您一来,三下两下就整了个利索。我对您这敬仰,就像电影里说的,真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虎平涛连忙抬手将其打断:“得,得,得,少跟我来这套。有话好好说,到底怎么了?”

    谭涛把身子往后一靠,满面无辜地摊开双手:“我真没别的意思啊!我说的可是实话。头儿您还没来这当所长以前,关口村每天都有人为了市场摊位的问题闹纠纷。后来你联系人接盘,搞后期开发,可村委会那边因为市场租金续约的问题还是没法解决。街道办事处那边也是哼哼哈哈,爱理不理。到头来,老百姓只能打一一零找咱们。”

    “都说是有事找警察,可咱们没有三头六臂,总不可能什么也不干,每天就盯着关口村一个地方吧?所以我说头儿您是真厉害,我折腾了好几个月的老大难问题,到了您这儿才几天功夫,一下子就解决了。”

    说着,谭涛脸上笑意越发灿烂:“昨天晚上街道办事处主任史宏伟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在我家楼下,让我出去一下。”

    虎平涛一听就明白了,笑道:“他给你送东西?”

    谭涛点点头:“送了我两箱库尔勒香梨。”

    虎平涛很精明:“你确定箱子里装的都是梨,没别的东西?”

    谭涛笑得整个嘴巴合不拢:“我当时也是这么问的。史宏伟急了,当着我的面把箱子封口撕开,里面还真没掺别的。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跟我点头哈腰,说一直没跟咱们派出所联络联络,这不快到八月十五了嘛,就送两箱梨过来,一箱给我,一箱给你。”

    虎平涛饿了,直接把盘子里的菜拨了一些到碗里,然后端起碗大口吃着,含含糊糊地说:“他这到底搞得是哪一出?就一箱梨……这说多不多,说少又太少……到底什么意思?”

    谭涛对此颇有想法:“我觉得史宏伟是在试探咱们。上面有规定,不能吃拿卡要。中秋节送月饼本是正常的礼尚往来,可现在的月饼一个比一个贵,盒子里还有金条什么的……反正我觉得史宏伟就是想要试探咱们,尤其是头儿您的态度。”

    虎平涛很随意地笑了一下:“就一箱梨……你想多了。”

    谭涛有些发急,连忙辩解:“我还真没想多。史宏伟这人我就认识,他以前是区农林局的,后来调到街道办事处。听说他以前在单位上就趋炎附势,领导说什么就做什么,结果……”

    听到这儿,虎平涛连忙抬手挡了一下谭涛,咽下嘴里的食物,笑道:“你这话就不对了。领导说什么就做什么很正常啊!这可不是趋炎附势,而是正常的工作态度。”

    谭涛鄙夷地瞟了他一眼:“喂,你心里想什么我全都清楚……别以为你是所长就能随意拿捏我。”

    虎平涛笑着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行了,别跟我嚼字眼。说吧,史宏伟送给你的梨,你怎么处理了?”

    “我今天带到所里分给大伙儿了。”谭涛侧身朝着办公室方向指了一下:“我让小米记录了一下,算是街道办事处给咱们的节日慰问品。”

    虎平涛笑道:“没看出来啊!你还挺有心计的。”

    谭涛略过这话,凑到近处,认真地问:“头儿,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跟上面有关系?”

    虎平涛放下手中的筷子,笑着问:“你指的关系是什么?”

    谭涛显然对这问题早有思考:“我知道你不是高官或者市长的儿子,可这事我思来想去,如果没有特别亲近的关系,谁会帮你啊!你看看,你刚回来,刚了解情况,直接带着我去街道办事处,史宏伟当时那副嘴脸恶心极了,连我都忍不住想揍他。可这才第二天,办事处就派了工作组进驻关口村,把市场租赁的问题彻底解决。”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道:“如果上面没人,这事儿会处理得这么利索?”

    虎平涛认真地回答:“你还真是想多了。这事儿我走的是正常程序,没往上面找人。”

    看着他满面无辜的样子,谭涛疑惑地问:“你真没骗我?”

    虎平涛撇了撇嘴:“骗你有意思吗?你又不给我钱。”

    说着,他继续埋头吃饭。

    谭涛颇为尴尬地挠了挠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眼看着虎平涛碗里的饭菜即将见底,他狠狠心,伸手碰了一下对方的胳膊。

    “头儿……那个,我还真有事儿要求您帮忙。”

    虎平涛差不多已经吃完,拿起纸巾擦抹嘴角,拿起摆在桌上的杯子喝了口茶,看着表情可怜巴巴的谭涛,不由得笑了:“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有事儿。怪不得刚才又是捧我又是夸我的……说吧,到底怎么了?”

    谭涛有些扭捏:“那个……刑警队的丁健,丁胖子,您认识吧!”

    “认识。”虎平涛点点头。

    谭涛继续道:“丁健新找了一女朋友,名字叫尹丽,您也认识吧?”

    “尹丽是我媳妇儿的初中同学,她俩关系很不错。”虎平涛注视着谭涛脸上的情绪变化:“你怎么想起问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