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265章 山村操的躺平艺术

第1265章 山村操的躺平艺术

800小说网 www.800xs.info,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还发现了什么?”

    柯南仰头看着仓本耀治,背在身后的手悄悄打开了麻醉针手表的盖子,一脸天真无辜道,“好像是有发现别的东西哦,不知道大哥哥你指的是什么?”

    “不如你都说说?”

    仓本耀治停在柯南身前,还在‘杀人灭口’和‘收买小孩子’之间迟疑。

    一个一年级的小朋友,要是他用假面超人卡片什么的收买对方、让对方别把密道的事往外说,不知道行不行?

    不,不,还是不够稳妥,就算这孩子答应不说,真到了警察来的时候,肯定守不住秘密,那果然还是要杀人灭口吧?

    问题是这孩子还发现了什么?

    柯南原本是没发现什么的,甚至也没肯定仓本耀治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只觉得仓本耀治有重要秘密隐瞒,但在仓本耀治问出口的时候,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个密道是什么人修建的?

    如果这些人之前没说谎,那么,密道应该是原本的屋主、那个哥哥所建造的。

    时间应该就是那个哥哥把窗户钉死、又说屋里有魔鬼进来了,找人来把别墅内部重新装修的时候。

    在那之后,那个哥哥的妻子在花园里,发现定期的窗户后有人偷偷盯着她,没多久就在房间里上吊自杀了,而那个哥哥也随之从三楼跳下去自杀……

    再加上那个奇怪的鸟巢箱……

    那个哥哥的妻子真的是自杀吗?

    可以确定的是,那夫妻俩之间肯定有什么问题,哥哥修建这个密道,说不定就是为了监视妻子甚至是杀害妻子。

    也就是说,密道很可能连接着那个哥哥三楼的房间、和那个哥哥的妻子所在的二楼的房间。

    现在,那个哥哥三楼的房间是仓本耀治住着,而那个哥哥的妻子的房间,就在窗户被盯死的房间隔壁,也就是那位伦子小姐所在的房间!

    仓本耀治之前在窗后偷看他们,现在又露出这副样子,该不会真的杀人了吧?

    池非迟侧坐在窗口,静静转头看着面对面站着不吭声的一大一小,琢磨着自己要不要添把火,让柯南尽快发现有人死了。

    “怎么了,小弟弟?”仓本耀治见柯南低头沉思的模样,弄不懂柯南在想什么,也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视线瞄过堆在楼梯下方、自己脚边的一圈绳子,嘴上问着,注意力已经飘了,“你在想什么呢?”

    柯南察觉到了仓本耀治偷瞥绳子的视线,心里顿觉不妙,立刻抬手,麻醉针手表盖子上的瞄准镜瞄准了仓本耀治的额头,按下发射按钮。

    这个家伙身上的疑点够多了,果然还是直接把人放倒比较好!

    “Biu!”

    仓本耀治还在琢磨怎么快速把绳子拿起来、把眼前的小鬼勒死,就中了一针,迷迷糊糊往后面台阶仰倒,意识清醒的最后一秒,想到的是……

    完了,他栽了,这小鬼不讲武德!

    柯南看着仓本耀治倒地,松了口气,看到一侧墙面下角有一排书露了出来,又连忙跑过去,蹲下身,把书往外面的房间推,“池哥哥,这个密道应该连接着三楼仓本先生的房间和二楼伦子小姐的房间,之前仓本先生进密道里,说不定是想对伦子小姐不利!”

    一分钟后,柯南推开了书,钻过原本被书挡住的通道,到了那位伦子小姐的房间,发现了被悬挂在房梁下的尸体。

    两分钟后,听到柯南确认情况的池非迟从二楼跳了下去,让毛利兰报警,从别墅正门上到三楼,让柯南给他开门。

    半个小时后,警车开到别墅门口停下,山村操带着人下车,进别墅。

    三楼,池非迟和柯南在房间里看现场。

    槙野纯、天堂享、毛利兰、铃木园子和本堂瑛佑等在门口,仓本耀治也被绑了放在一旁。

    “嗯?”山村操突然凑近毛利兰和铃木园子,盯,“我记得你们是……”

    铃木园子半月眼回盯,她差点忘了,这里是群马县境内,那么遇到这个糊涂警官也就不奇怪了。

    山村操只起身,右手握拳,在左掌上一敲,笑眯眯道,“小兰和园子,对吧!”

    毛利兰点头,“呃,是。”

    “还有我,警官!”本堂瑛佑笑眯眯道。

    “咦?我记得你是上次某个男人杀死自己女朋友那个事件里,跟毛利先生他们在一起的男生,对吧?”山村操回想着,见本堂瑛佑连连点头,神色严肃地摸着下巴,“这么说的话,真的很奇怪啊……”

    走到门口的柯南一怔,抬头盯着山村操。

    没错,上次本堂瑛佑那个家伙也缠着大叔去处理委托,和山村警官见过,难道山村警官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以前和毛利先生他们在一起的,一直是他的大弟子池先生,可是上次池先生不在,换成了你,真是奇怪,”山村操摸着下巴,抬头看着本堂瑛佑,目光肃重,“毛利先生抛弃池先生、想换徒弟了吧?”

    “哈?”柯南一秒无语。

    他就不该对这个糊涂警官报什么希望的!

    “不、不是啦!”本堂瑛佑连忙摆手,“上次是因为……”

    “因为非迟哥以前落海,好几次冬天天冷的时候都有呼吸道疾病,上次才没有叫上他的。”毛利兰帮忙解释,顺便看向走到门口看外面的池非迟,“才没有丢下非迟哥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啊!”山村操一脸恍然大悟,转头看到池非迟,又期待环顾四周,“那么,毛利先生呢?今天又能听到毛利先生的名推理了,还真是令人期待呢!”

    “老师没来。”池非迟道。

    在所有警官里,山村操是把‘躺平艺术’发挥到最极致的一个,连面子都不要一下的。

    山村操失望了一瞬,很快眼睛又亮了起来,“那公主殿下呢?”

    “公主殿下?”本堂瑛佑一脸好奇。

    “是指非迟哥的妹妹小哀啦,”毛利兰低声解释,“他好像觉得小哀可以给他带来好运,就像这一带民间传说中的森林公主一样。”

    山村操还在一脸期待地左顾右盼,“我奶奶从小就告诉我要尊重森林里的一切,那是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我可是从小就照做的,公主殿下一定能保佑我顺利解决这个案子的!

    “抱歉啊,今天她也没来。”柯南半月眼盯山村操。

    作为一个警察,出现场还没问清楚案子情况,就把破案寄望于别人,山村警官敢不敢再荒唐点!

    山村操一怔,颓然垂下头,叹了口气,“是、是吗……”

    “案子的话……”铃木园子嘴角一抽,指向被绑着靠在门旁的仓本耀治,“已经解决了啊。”

    “咦?”山村操看向仓本耀治,“解决了?”

    仓本耀治:“……”

    看到这位警官,他突然有种自己还有得救的错觉。

    池非迟见仓本耀治磨蹭,出声提醒,“说话。”

    仓本耀治抬头看到池非迟冰冷的神色,汗了一下,想想证据都被搜出来了,无奈道,“这位警官,我自首……”

    接下来,仓本耀治就把自己怎么发现密道、想怎么利用密道制造密室、沿密道返回房间的时候怎么因为心虚从窗户偷看后院花园而被发现、怎么被柯南闯入发现了密道、然后就晕过去了,连杀人动机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据他所说,是因为作曲的伦子要他配合着该吉他弹奏方式,他已经为了配合、努力去做了,结果伦子表示不满意,说了过份的话,还把他崇拜的吉他手都诋毁了一遍。

    在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伦子已经躺在地上了,不过他也不否认自己早有杀心,不然也不会隐藏那个密道的秘密,更不会在过去见伦子的时候,顺手拿了地道里那个哥哥之前杀害妻子时剩下的绳子,自己还带了手套。

    “嗯,嗯……”山村操听得连连点头,“也就是说,因为柯南闯进密道,你的手法也被发现了,而且尸体也在你预料之外的时间被提前发现了,然后你又突然晕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池先生和柯南已经在你房间找到了你作案时戴的手套,对吧?”

    “是啊。”仓本耀治看向柯南,“我那个时候晕过去……”

    “是你一直在走神,不小心绊倒了,后脑勺磕到密道楼梯台阶才晕过去的啊,你不记得了吗?”柯南一脸天真地问完,又转头看池非迟,“池哥哥当时一直坐在窗口看着,你都没有发现,真的很心不在焉呢!”

    “是、是这样吗……”仓本耀治有点懵。

    当时这个孩子好像抬手做了什么动作,他没看清,但总觉得是这个孩子放倒他的,可是仔细想想,一个小孩子又不是巫师,怎么可能让他突然晕过去,而他当时确实在走神。

    难道真的是他不小心绊倒了摔晕了?

    算了,反正杀人都被戳穿了,他怎么倒的已经不重要了。

    山村操皱眉摸着下巴,一副想不通的模样,“这次沉睡的居然是凶手……”

    “是啊,真是奇怪,”本堂瑛佑附和着,眼镜下的双眼偷偷瞥了一下柯南,在柯南看他之前,又收回视线,看着山村操,“警官也这么觉得吧?”

    柯南:“……”

    这小子……!

    “嗯……”山村操作沉思状,“而且凶手一醒来就老老实实交代了犯罪……”

    本堂瑛佑:“……”

    不不不,凶手不重要,重要的应该是毛利小五郎‘沉睡’过、铃木园子‘沉睡’过,而柯南这个小鬼都在现场。

    今天毛利小五郎、铃木园子都不在柯南身边,柯南面对犯人,沉睡的就是犯人,难道不值得怀疑吗?

    山村操神色严肃地扫视一群人,“我说……你们不会在警方来之前,做过什么严刑逼供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