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财运天降 > 第五百三十四章 一个

第五百三十四章 一个

800小说网 www.800xs.info,最快更新财运天降 !

    一时之间,饭桌上的气氛十分压抑。

    陆原坐在一边,想说点什么,但是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也没法说,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外人,更何况,现在自己也没有任何能力能帮助赵思思。

    想到这里,陆原心里也很难过。

    饭后,陆原陪着赵思思坐在阳台上。

    “怎么办啊,陆原,我真的要去那个地方上班吗?”赵思思目光低垂,显得很是迷茫。

    “应该不会的,叔叔阿姨们回过神来,肯定不会让你这么做的。”陆原安慰道。

    他的话一说完,身后的房间里,传来了张莲香和赵宝良争吵的声音。

    “不管怎么说,总不能让思思去那里上班吧。”赵宝良低三下四的说道。

    “怎么不能去了,她也不小了,现在家庭困难,她难道不应该出力吗?这个事没得商量,妈和哥嫂都决定了。”张莲香说道。

    “可是,思思是我们的女儿啊。”

    “又不是亲生的,而且别忘了,那是你抱来的,我当时可没同意。”张莲香不耐烦的说道,“咋的了,你是想跟我们家对着干是吗!”

    “我……”赵宝良欲言又止,但是显然,已经气势全无。

    外面阳台上,听着屋子里的争吵,赵思思显得越来越难过,“妈妈,也不要我了……”

    “我带你去见你真正的妈妈吧!”陆原深吸一口气,说道。

    其实他本来是想让曹凤再休息几天,状态好一点的时候,再带赵思思过去,但是显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也容不得耽误了。

    “你是说,那次在蔷薇晚会上那个……”

    “是的,就是那个精神有问题的女人。”陆原并不打算美化曹凤,这是事实。

    “她真的是我妈妈吗?”赵思思怔怔的看着陆原,“就算她是我妈妈,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也帮不上她什么忙。”

    “别想那么多了,走吧。”

    陆原拉起赵思思,悄悄的离开了这里。

    是的,赵思思目前的情况,经济上是的确帮助不了曹凤,但是却可以帮助曹凤恢复。

    但是如果两人见了面,只要曹凤能恢复正常,也许事情就不一样了。

    很快,陆原就带着赵思思来到了那个僻静的别墅。

    “你妈妈就在里面,你先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陆原并没有打算和赵思思一起进去,先让她一个人进去,等曹凤清醒了,正常了,自己再进去。

    赵思思进去了。

    陆原心里有点紧张,也不知道到底行不行。

    当然,陆原更紧张的是,如果曹凤真的清醒了,自己该问她什么?她又会告诉自己什么?能不能获得到一点家族的消息?

    虽然紧张,虽然心里也有几分急切。

    但是陆原还是尽量克制自己在门口安静的等候。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曹凤清醒过来,她们母女会有很多很多话要说的。

    不知不觉,半个小时过去了。

    “陆原,你进来吧!”赵思思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陆原心里一动,急忙也就进了房间。

    此时,房间里。

    赵思思坐在床上,面对着房间门,曹凤背对着陆原。

    虽然看不见曹凤的脸,但是看曹凤此时的背影,比之前稳定了许多,也没有那种神经质一样的摇晃了。

    “陆原,我妈妈好了。”赵思思抬起头,看着陆原,她脸上露出微笑,但是陆原很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泪痕,可见刚才赵思思一定是哭过,“她,真的是我亲生妈妈,你快过来。”

    陆原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

    果然成功了。

    同时,他心里也激动起来,曹凤已经好了,而且,这是自从自己从仙界来到这里之后,第一个遇到的真正的曾经的熟人!

    “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陆原。”

    赵思思来到陆原身边,很自然的就挽住了陆原的胳膊。

    是的,这么长时间来,赵思思怎么能看不出来陆原一直在帮助她呢。

    之前,赵思思心里一直很难过,也没办法表现出来。

    而现在,自己终于和亲生母亲相认,赵思思难过的心情也有了一丝丝的开心,当然也就能表现对陆原的好感来了。

    “陆……原……”曹凤似乎是一怔,慢慢的回味着这两个名字,转过了头。

    “你……”

    一看到陆原,曹凤顿时就傻了一样,脸上显得极为震惊。

    “你们……”

    曹凤又看了看挽着陆原胳膊的赵思思,目光里更是震惊。

    随即,还没等陆原反应过来,曹凤目光一下子又变得涣散,瘫坐在床上。

    “妈妈!”

    赵思思大吃一惊,急忙扑过去。

    只是此时的曹凤嘴里又说着胡话,一副精神失常的样子。

    “呜呜呜,这是怎么回事啊。”赵思思抱着曹凤哭了起来,“妈妈刚才还好好的,跟我说了好多话,怎么突然又变成这个样子了啊。”

    “也许,怪我。”

    陆原懊恼的说道,心里恨不得给自己来一下。

    自己是不是脑残啊,干嘛这么突然就走进来,自己怎么忘了现在的样子了呢,曹凤现在都四十多岁了,突然看到二十多岁的自己,肯定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而且她刚刚精神恢复,这一刺激,又完了。

    “对了,你妈妈刚才跟你说了什么了啊?”

    陆原稳了稳心神,问道。

    “妈妈说她并不是抛弃我的,而是当时候流落到江阳市,把我生下来的时候,她就昏迷过去了,等她醒来,我就不见了。后来她离开江阳市,一直没忘记我,又回来找我,找了好多年,其实她一直在寻找我……”

    赵思思说着说着又哭了,“是我不好,一直以为妈妈是抛弃我的,我现在知道了,妈妈一直在寻找我,她也是因为寻找我才精神失常的,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赚钱,带她去看病!”

    说到这里,她突然止住了哭泣,脸上也是下定了决心的样子,“我,决定去皇津酒吧!”

    陆原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事到如今,也没话可说了。

    只能叹息自己现在无法帮上什么忙。

    要是家族还在就好了。

    本来打算从曹凤口中得到一些消息的,现在看来也无望了。

    而对于陆原自己来说,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打探家族的事情,毕竟自己一分钱也没有,别说去天岛了,就算去金陵,也是不可能的。

    慢慢来吧。

    一个星期之后。

    皇津酒吧门口。

    一个青年躲在路灯柱子的阴影中,此时是初秋时日,夜晚已经有些微凉,青年穿着一件破旧的单衣,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他身边横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一人一车,显得有点孤零零的。

    “这货谁啊?怎么天天跑这里蹲着,都快一个星期了吧,要饭也不该在这里要啊?”

    “不是要饭的,好像女朋友在酒吧里上班,前天深夜里,我看到有个女的从酒吧里出来跟他一路回家。”

    “卧槽,就这穷酸样也能有女朋友?推个破自行车来接女朋友?老子开路虎都没女朋友,那女的肯定是个脑残。”

    “谁说不是呢,男女都脑残,反正要是给我,我是没脸骑着单车来接女朋友,这他妈的可是皇津酒吧,你看看这门口个个都是豪车。”

    “呸。”

    两路人对着青年吐了口唾沫,骂骂咧咧从青年身边走过去了。

    青年并没有在意他们的话,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酒吧里面。

    虽然在外面,但是隔着玻璃墙,他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酒吧里的一切。

    酒吧里,赵思思端着盛满各色高档酒水的托盘,小心的在人群里穿梭,来到一张桌子前,一脸横肉的客人伸手想去摸一把,赵思思慌张的躲开了,客人哈哈大笑。

    青年看到这里,忍不住眼睛里光芒收缩,只是,他也只能忍。

    是的,这青年当然就是陆原。

    赵思思没得选择,一方面要给外婆家叫房租,另一方面,照顾自己患有精神疾病的亲生母亲,自然也需要钱。

    江阳市没有她的立足之地,没有任何地方敢给她工作。

    她只能来这里。

    陆原也没办法,他想帮助赵思思,但此时此刻,他也无能为力,因为他没有任何权力和财富。

    赵思思在皇津酒吧做服务员,每天夜里十二点才下班。

    她当然舍不得打车,但是一个女孩子走夜路又太危险,所以每天晚上,陆原都会来这里等她下班,和她一起回家。

    在门口等候的时候,陆原也会从外面看着里面的赵思思,有时候看到她被人调戏什么的,心里会觉得很愧疚,但是也没有办法。

    这种级别的酒吧,不是他能进去的地方。

    突然,一道雪白的灯光照来,刺耳的刹车声,一辆兰博基尼至尊停在了酒吧门口。

    一个男子,在众多妖艳女子的簇拥下了车,径直向酒吧走去。

    此时陆原刚好抬头,恰好和男子目光相撞。

    崔永堂!

    陆原心里叹了口气,这家伙怎么来这里了。

    而崔永堂自然也认出来陆原了。

    他的目光,带着几分仇恨,又带着几分轻蔑,上上下下看了陆原一眼,目光从陆原身上破旧的衣服和旁边的自行车上扫过去,哼了一声,目光里似乎又多了几分深意。

    收回目光,走向皇津酒吧。

    “崔少好大方啊,带我们来这里喝酒。”

    “崔少,人家要是喝醉了,你可要负责哦。”

    那几个妖艳女子,围在崔永堂身边,拼着命往崔永堂身上挤着,进了酒吧。

    “崔少!”

    “崔少来了!”

    “那个,给崔少上一瓶隋文帝开皇三年,我请!”

    酒吧里,一见到崔永堂来了,众人纷纷主动打招呼。

    这是当然的,虽然皇津酒吧藏龙卧虎,但是崔永堂毕竟是江阳市第一大少。

    赵思思正在酒吧里忙活着,突然看到崔永堂一大帮子人进来,她也身上一颤,心里顿时就紧张起来。

    这是肯定的,毕竟曾经的过节摆在那里,现在自己的地位和身份,在江阳市连一个普通老百姓都不如。

    在崔永堂面前,根本不够看的。

    她连忙低下头,躲到吧台后面,希望崔永堂不要看到自己。

    “那个,你,去伺候一下崔少那一桌。”

    怕什么来什么,她还指望崔永堂看不到自己呢,值班经理就来下命令了。

    赵思思心里抗拒,心里有点害怕。

    但是也没办法了。

    她尽量保持职业性的微笑,来到了崔永堂那一桌面前,站在那里,稳了稳心神,“欢迎光临皇津酒吧,这一次将由我来为你们服务,有什么需求请一定跟我说。”

    “哟。”崔永堂翘着二郎腿,晃荡着身体看着赵思思,“以前全江阳市不都说你很清纯很纯洁的吗,怎么现在到这个地方来干活了?想开了?还是变得比以前风骚了?”

    赵思思低着头,尽管心里倍感屈辱,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说一句话。

    “酒,都给倒上!”

    崔永堂命令道。

    赵思思只能听从,把桌子上,每一个人面前的杯子都倒满了酒。

    “给我,喝!”

    等到赵思思倒好了之后,崔永堂把酒杯全部推到了赵思思面前。

    “我?”

    赵思思一下子就愣住了。

    “废话,老子来这里玩的,你是伺候老子的,叫你干啥就干啥!”崔永堂狞笑看着赵思思说道。

    赵思思知道皇津酒吧的规矩。

    此时她没得选择,只好勉强喝了一杯。

    “这里,还有,全部都得喝!”

    崔永堂把其他的酒杯都推了过来。

    赵思思狠狠心,一杯接着一杯,全部喝下去。

    她没有喝过酒,等到喝完了之后,她脸色通红,肚子里也翻涌不已,脸上已经是十分痛苦。

    “再倒!”

    崔永堂又命令道。

    赵思思强忍着身体的不舒服,继续倒酒。

    “接着喝!”

    等到她倒好酒,崔永堂又说道。

    “真的,不能再喝了。”

    赵思思恳求说道,此时的她,因为痛苦,眼泪汪汪的。

    “妈的,老子来这里就是来开心的,叫你干嘛你就干嘛,快给我喝!”崔永堂怒道。

    赵思思没办法,强忍着,端起一杯酒,准备硬忍着喝下去。

    只是,当她端起酒杯,那酒气一冲进了鼻子,恶心的感觉一下子就浮了上来了。

    赵思思手一抖,酒杯直接摔在了崔永堂身上,不过她再也顾及不了,急忙跑开,跑到了卫生间里,疯狂的呕吐起来。

    一番呕吐,几乎要把整个五脏六腑都呕吐出来了。

    赵思思只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此时,她好像躺下来休息一会儿。

    “你,快过来!”

    经理不知何时,怒气冲冲的来到赵思思身边,硬是拉着她,又来到了崔永堂桌子边上。

    “妈的,老子上万块钱的衣服被酒水弄脏了,你说该怎么办,是你们酒吧里的人弄脏的,你得给我赔!”

    崔永堂大吼道。

    “崔少息怒。”经理先是安慰了崔永堂,然后看着赵思思,“这个要从你的薪水里扣!”

    “不要,经理。”

    赵思思哭了,这一万多块钱,要是扣的话,自己几乎就是两个月白干了啊。

    “那你跟崔少求情把,别跟我求情。”经理说道。

    赵思思傻眼了。

    “要么跪下来求我,要么赔我衣服钱。”崔永堂得意的说道,“现在,你知道嫁给有钱人的好处了吧,现在你知道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吧,呵呵,你选择了那个穷小子,这就是你的报应,告诉你,现在那个穷小子就在外面看着我欺负你呢,他又能怎么办?”

    赵思思顿时心里一阵苦楚。

    是啊,她当然知道陆原在外面看着这一切。

    这一个多星期,陆原一直在外面等她接她。

    “放开她!”

    就在这个时候,陆原终于冲了进来。

    是的,他在外面,看不下去了。

    “滚出去!”

    经理带着几个保镖,拦住了陆原,“进入酒吧,最低消费也要一千块钱,你有吗!没有滚出去!”

    陆原傻眼了,他的确没有一千,连一百块都没有。

    “滚!”

    陆原被推着出去,只能眼睁睁看着崔永堂欺负赵思思。

    “废物就是废物,穷逼也永远是穷逼,你说,你现在该怎么办吧!不跪下来,就是要赔我钱!”

    崔永堂得意的笑着,看着赵思思。

    正在这个时候。

    砰!

    外面传来一声巨响。

    “崔少,你的兰博基尼被人撞了!”外面有人喊道。

    “卧槽!谁那么大胆!”

    崔永堂急了,急忙带着人出了酒吧。

    此时,外面,果然,一辆跑车正撞在兰博基尼上。

    陆原看着那辆跑车,“我的法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