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 > 第九百三二章 那就让他恢复吧

第九百三二章 那就让他恢复吧

800小说网 www.800xs.info,最快更新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 !

    看了小乐善与澹台少爷的切蹉,郁奶奶也被震惊到了,乐小姑娘她祖上也是武术世家?

    小姑娘有武术傍身,那么,阿畅投奔了小姑娘,也能得到庇护,如果阿畅能跟着小姑娘学点功夫,那就更好了。

    郁奶奶是打心眼里开心,见小孩子们都自己玩去了,她也回了厨房,守着腌制做烧烤的食材。

    乐同学与众少在园林里享受了一阵闲适时光,四点多钟后去厨房烤乳猪,烤乳猪需要时间长,如果等正式烧烤时再开烤,时间来不及。

    将近五点的时间,帅哥们齐动手,将烧烤的食材与炉具等用品分批搬进印月湖中心小岛的“三清舫”,在石舫的一层舱内烧烤。

    烤具搬了两排,人员面对面的坐,食材放中间,想烤哪一种自己去取来烤。

    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口味取酱汁佐料,弄个味碟入在面前,或烤好了食物醮汁吃,或边刷边醮汁。

    当天是农历的七月初七,华夏国最古老的“乞巧节”。

    众人边吃边烤,吃了一个多钟,等烤乳猪可以吃时,烤了一大堆的食物,搬到石舫的二楼,边吃边听牛郎织女说情话。

    牛郎织女有没说情话,众少都不知道,他们的魂都被烤乳猪的香味给勾走了只顾着吃美食了。

    小萝莉配制的烧烤佐料,烤出来的烤肉、青菜特别好吃,众人大饱口福之欲,直到吃撑了才恋恋不舍的结束烧烤。

    帅哥们又将用品搬回厨房或仓库,清扫了地面,收拾得整整齐齐,再去洗涮一番,修士家族的青年们全进了书院打坐。

    郁畅以前心脏不好,情绪不能激动,不能像别家的孩子一样尽情的享受玩耍享受美食,他是第一次参与团体烧烤,格外开心。

    在孤儿院成长的徐侠客章怀恩等小朋友,虽然经常有社会团体去孤儿院看望他们,但参与集体烧烤却是人生第一次。

    大小萝卜头们玩得开心,以致该睡觉时都睡不着,一个个干脆爬起来,悄咪咪地在卧室里练扎马步,直到累得筋皮力尽,再躺下去,很快就睡着了。

    古修家的青年们,在乐园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结束修炼,收拾了一番,与傅哥说了一声,他们各归各家。

    耿静心也在乐园住了一晚,她没去住客院,就在燕少住的门卫房的隔壁间捕了一张席子将就了一晚。

    柳大少仍蹭他兄弟的床,在乐园做客,年青的小夫妻就甭想能夫妻同住一间,男女必须分开。

    在乐园吃了早饭,柳少送小媳妇回岳母家,他在岳母家吃了午饭,送媳妇儿去车站乘车回了T市,再回乐园。

    乐同学的作息没变化,上午完成了教学工作,下午整顿自己的药箱,将有可能需要的药准备齐当。

    周一,上午授业,吃了午饭即出发做义诊。

    小萝莉暑假的第二个义诊地点,是首都市的第三社会福利院,第三社会福利院收治“三无”精神疾病的病人,以及复转退的军人精神疾病患者,和本市在家无人照顾的精神病患者。

    乐小同学去第三社会福利院,是为那些复转退的军人精神病患者看诊治疗。

    燕少柳少和蓝三又全程当跟班。

    直升机掠空之后,柳少凑到小萝莉身边,眼巴巴地问:“小美女,民间慈善机构孤儿院有没好苗子?这次应该能轮到我了吧?”

    “没有。”乐韵回答的干脆利落:“那儿就十来个孩子,哪可能有那么多的好苗子。”

    “真没有?”柳少沮丧的耷拉下了脑袋。

    “唯一适合学武的一棵苗子被我举荐给了俞前辈,要是要求不是特别高,倒是还有一个,”

    乐韵都不忍直视柳帅哥那一副霜打的茄子相:“跟陶慎同病房的那个心脏病儿童,若是不要求高智商或非常重要的特长,谁要是想培养运动员,那孩子是个可以考虑的人选。

    做运动员也只能是短跑方面的,两百米以内的短跑方面,他的暴发力还可以,中长跑就不行了。

    当然,如果陶慎拒绝了俞前辈的收养,你们谁先下手为强归谁,到时有什么争议,别来找我裁决。”

    “我想要个逻辑能力强的孩子,培养出来做我的接班人。”柳少抱着电脑包,一脸忧伤,别人找接班人,努力找找还是能找到的,他的专业找接班人最难。

    “你可以有所期待,但也不能全指望我给你推荐,要做二手三手准备。”

    “嗯。”

    没有合适的接班人人选,让柳少的情绪不高,便也只维持到到达目的之前,到了目的地,他又满血复活。

    第三社会福利院原身是精神病院,为了体现人情味儿,改了名字,本质上仍以是精神病人康复机构。

    第三福利院是个能容纳三百来个病人的大型康复机构,住着近三百个精神病患者,而属于复转退的军人精神病患者也不少,有九十多个。

    那些人员,有部分是本市户口,有些是从外地转到首都第三福利院的复转退军人精神病人。

    既是康复机构,各种基础设施非常齐全,室外活动场地也很宽阔。

    蓝三将直升机停在机构集办办与综合活动康复室于一体的大楼前,他们到达时,有很多工作人员带着病患者在户外煅练。

    福利机构在上周就接到了通知,安排了接人员负责接待与协助事宜。

    与机构沟通是柳大少和燕大少的职责所在,有他俩出面谈在哪看诊,怎么安排的事宜,乐同学不插手,她只负责看诊治疗。

    复转退的军人精神病患者都是住同一区或同一层楼同一栋楼,方便管理和护理。

    接待人员陪同小姑娘和三个保镖去复转退的军人精神病患活动区,那些病人,分成了两批,被工作人员安排在活动室看电视。

    人员集中在一起,方便看诊。

    乐韵跟着接待员从后门进了一间中型的会议室,从后往前看,就见人头,有白发有黑发,有半白发黑发。

    站在后面扫描了全场人员一遍,再从后门出去,从前门进,也能看清每个人的面孔。

    精神病患者人都穿着统一的服装,有些已经是垂垂老矣,有些还是中年,甚至有几个还处于青壮年期。

    青年壮年期的精神病人,都是原本在役、因负伤或受了巨大刺激而精神失常,也被转送至专门的机构接受精神方面的干预和康复治疗。

    将第一间活动室内的病人全给看了一遍,再去第二间活动室。

    进了第二间活动室,燕行目光扫过全场,视线停在一个壮年病患者身上,眼里一下子湿润了。

    他慢慢走进一条座位之间的通道,走到一个左脸太阳穴旁有一道伤疤的壮年男子身边,伸手摁住了伤痛青壮年的肩。

    “阿木提,还记得我吗?”他低声问,眼神里藏着希翼。

    被拍了肩膀的阿木提,转过头,呆滞的眼神望向身边的人,先是发呆,转而傻里傻气的“嘿嘿嘿”笑。

    燕行眼底的水光几乎要溢出来,他抹了抹眼睛,轻轻地拍了拍阿木担的肩膀,默默地又回到小萝莉身边。

    燕帅哥目光落在某人身上时,乐韵就发觉了,猜着可能是他的伙伴或熟人,当燕某人走去与人打招呼,也印证了她的猜想。

    重点关注了一下燕帅哥认识的那位,那位病号有西北民族的特征,差一个月零几天满三十八周岁,身上有军人的通病——大大小小的暗伤,最主要的还是大脑神经方面的,他大约受了巨大的刺激,主管情绪的几根脑神经严重受损。

    扫描了病人的躯体,乐韵收回目光,扫描其他人,将全部人员的面孔记住,一一与柳少给自己的资料登记人对号入座。

    没有情况特殊的病人,看完第二个活动室的人,乐同学未吭半声,退出去。

    接待人员陪同四人去办公室,将他们整理好的资料给小姑娘。

    乐小同学花了半个钟看人员登记表,再写治疗名册,不必写人员,直接列写编号,依精神病源来组治疗。

    共96个精神病人,有十六个人的部分神经彻底衰老死亡,没有治疗的需要,另外的80人当中有六十多个病人可以治愈,还有十几个通过治疗,可以让他们的病稳定下来,但仍有间歇性发作的可能。

    小萝莉奋笔疾书,列了一张又一张的单,看到她写到了阿木提的编号,燕行低声问:“小萝莉,阿木提,他还能治好吗?”

    “能。”乐韵写下一串数字编号,停了停:“你说的这个阿木提,他的大脑不是外部伤造成神经损伤,他应是经历了什么重大变故,脑神经因承受不住情绪剧烈变化带来超负荷的压力而突然间痉挛紊乱,从而瘫痪了大半。

    他的症状,最容易出现人常说的神经短路般的反应,情绪极不稳定,经常哭哭笑笑,或者突然发呆,或者前一秒在做什么,突然间就不记得在做什么,或者常常将事件弄混,或说话反反覆覆,基本上很少有打人那种失控表现。”

    “阿木提,他原是X省人,入伍后多次参与反恐行动,多次荣立一等功。后来,一次执行任务,与他家人相遇,他家人不知道他有任务在身,去相认了。”

    燕行昂起头,不让眼里的水溢出来:“那次相认,也成了他与家人的永别。恐怖分子的团伙成员从哪得到线索,找到了他的家人进行了报复。

    他的父母、妻子,与两个年幼的孩子,两个哥哥和嫂子,五个侄子女全部遇难,都死得处很惨,家里的羊与狗都被灭了口,真正的鸡犬不留。

    他的岳父母和妻子的哥哥姐姐以及孩子们也没能幸免,仅有他哥的一个孩子当时没死,但因伤势过重,十几天后在医院抢救无效而亡。

    自己家与岳家惨遭灭门,阿木提承受不住打击,昏迷了几天,醒来后就精神失常了。”

    家遭巨变,谁能承受得那种打击?

    阿木提没有当时气死过去,也是因为他心理素质强大,要不然,没有时气绝身亡,也会想不开自杀了。

    “如果是这样,我觉得没必要治,治好,等于让他再一次经历痛苦,不治,就让他就这样走完余生,也是挺好的。”

    不治,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自己经过怎么的丧亲之痛,就那么在无知中度过余生,也算得上是善终。

    若是治好了,他回忆起丧亲之痛,余生每次回想一次就得受一次撕心裂肺的痛苦,人生何其煎熬。

    “可是,我们更想他恢复正常,当初杀害他全家的那些极恶分子还有漏网之鱼。他的队友们也盼着他有一天能恢复,陪他一起天涯海角的追捕凶手。

    我们相信,他如果意识是清醒的,他肯定也希望能恢复,去亲手追凶。如果他恢复了,无法面对残酷的现实,大不了你再给他几针,让他失忆。”

    燕行生怕小萝莉不愿意给阿木提治疗,小心翼翼的看着她,阿木提曾经的队友,如今都是年届四十的人了,再过几年就要退居二线,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与阿木提并肩作战,将逍遥在外的凶手缉拿归案,以此慰袍泽之心。

    “这样的话,那就让他恢复吧。”乐韵真的想过将阿木提的名字移出名单,英雄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让他平静的度过残生,也算是她对英雄的一种保护。

    燕帅哥说得也有理,如果阿木提精神没失常,想必他一定会不惜代表的追捕凶手。

    小萝莉不反对治愈阿木提,燕行由衷的感谢她,不管阿木提恢复后能不能接受现实,他们都希望他能清醒的再跟他们对话一次。

    大不了,阿木提恢复了,走不出来,他们再求小萝莉让他失忆,他们代他将最几个凶手解决,以慰死者在天之灵。

    福利院的工作人员,都知道阿木提的情况,在场的接待人员听燕参再提旧事,也为之心痛。

    柳少和蓝三也没出声,像阿木提的遭遇并不是独此一例,正因为有沉痛的教训在,新人入队的第一课就是告诫新人要跟家人说,一旦在外遇见了,如果自己穿着便衣,没有主动与亲人打招呼,一定要让亲人装作不认识自己。